1. 首页
  2. 体验分享

2019 , 刷屏时代的终结

在一片裁员潮中,营销人的2019注定过得并不轻松。

若与“刺激2018”对比,今年大家的朋友圈枯燥无趣了许多。2018年上半年是营销刷屏的高峰期,不仅有定制全家福、定制工位等DIY类H5,还有网易戏精课、新世相读书会等知识付费分销裂变式推广,再加上《我的使用说明书》等测试类H5……而今年上半年,我们的朋友圈却异常沉默,2019年迎来了营销行业的整体哑火。

消失的套路
“灭火2019”的背后,是各种营销套路的失灵,前几年能引起大众刷屏的内容,在今天的用户来看早就见怪不怪,想要达到微信刷屏限流的阈值,已经难上加难。而许多营销人到头来却发现,在KOL群里发红包求转发卖人情,这才是“朋友圈营销之本”。

1、H5再无刷屏

相比于前几年H5推广的风风火火,2019年H5却再无刷屏。即便是H5爆款制作大师网易,近期推出的新H5也再未掀起波澜。

对以网易为代表的H5制作者而言,多次刷屏以及风格的同质化让用户失去新鲜感,再加上H5的传播大多依靠“诱导分享”,在微信严打和限流的情况下,相当于断了H5刷屏的生路。

总体来说,H5主要可以分为四类:翻页类、观赏类、测试类、游戏类。

“PPT式”的翻页类H5早已不具备营销传播功能,仅作为展示工具、运营工具而存在;观赏类H5主要靠内容剧本或视觉交互,前者考验新颖创意,后者考验资金投入,想要让用户惊喜已经非常难;测试类H5虽说击中了人性的弱点,但几年来手法套路就没有大的突破,被“过度教育”的用户渐渐不买账;游戏类H5一方面以抽奖、大转盘、开宝箱为代表的小游戏作为日常用户运营工具使用,另一方面密室逃脱、探索类重度游戏却投入成本过大、风险太高。

总而言之,H5在2019已经褪火,我们很可能再也看不到H5在朋友圈刷屏了。

两会H5

2、条漫审美疲劳

条漫从图文形式上非常契合公众号的用户阅读习惯,也正因此,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刷屏级的案例出现。

早期的微博式段子类条漫自不用说,前几年‘局部气候调查组’的百雀羚一镜到底长图引爆社交网络,去年的‘匡扶摇’漫画深受大众喜爱,还有‘GQ实验室’等知名机构账号名声在外。

但如今我们在朋友圈中也不难发现,条漫式的内容已经越来越难破圈传播,大多仅局限在垂直兴趣领域,再也难达到以往全民转发点赞的盛况。

从沉浸度来说,条漫仍属于重度阅读内容,看完一篇优质条漫,少则翻屏十多次,多则翻屏数十次,阅读总时长通常超过十分钟,这显然需要更高的阅读门槛及时间空闲来支撑,在这个用户都被15秒短视频洗礼过的环境下,恐怕只有核心粉丝才有如此耐心。

再加上条漫的创作者通常都具有明显的个人风格,这既是创作者的优势,但同时也限制了创作者作品的大众突破,我们往往能发现同一创作者的条漫风格、内容大同小异,用户对条漫的审美疲劳便也见怪不怪。

3、段子手江郎才尽

段子搞笑类内容是网络上流量最大的内容板块,乘着微博的东风,牙仙广告、楼氏文化、鼓山文化成为了三大段子手集团,早期段子手营销号都是以外网搬运为主,后期才慢慢有了原创内容的刷屏,其中天才小熊猫是段子手的典型代表。

在微信生态中,不乏段子类内容的刷屏,结局神反转、脑洞段子文、对话式图文在前几年一度风靡朋友圈,但在今天已经很少刷屏了,若长期关注各段子类公众号也能发现,大多数原创内容质量直线下降。

如今UGC大行其道,不难发现,段子类账号大多沦为信息整合,原创内容也常常是老梗新说,而网友们真正的乐趣在于各大社区的评论区,公众号微博如此、抖音快手如此、连网易云音乐也是如此。个人化的段子手已经江郎才尽,比拼的更多只是工业化的整合速度,内容刷屏不复存在。

4、视频传播水土不服

尽管微信希望在图文之上叠加视频、音频等各种多媒体形式,但在我之前文章也提到过,微信公众号的设计思路来源于邮箱的订阅中心,整体来说依旧是一个图文杂志的阅读习惯,并不适合视频、音频等形式的传播。

对于视频内容,微信朋友圈很早就有分享短视频的功能,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多大起色,如今新上线的个人视频动态,尽管在聊天头像中添加了更新标识,但依旧未能正真培养起用户习惯;而对于音频,朋友圈好友分享的音乐有多少你完整听完过?朋友圈的音频在于情绪、品味认同,而不在于收听体验。

在公众号图文消息中,视频、音频仅仅只能作为辅助阅读的手段使用。一篇图文中即便加入了视频、音频内容,往往也需要附上文字和图片内容,即便是主打品质视频的‘一条’,如今也附上了文字图片说明,甚至不少视频、音频博主在微信内容环境下已经逐渐转型为图文内容博主。

总体来说,微信环境下并不适合视频音频的传播,不妨想想,你有多久没在朋友圈看到一条、papi酱或者其他视频网红的作品了?微博、抖音、快手、B站可能才更适合多媒体形式的传播。

5、裂变分销被免疫

流量成本高企的情况下,社交式分享成为获取廉价流量的最佳方案,裂变传播也就应运而生。从去年‘网易戏精课’、‘三联听周刊’、‘新世相读书会’的高频刷屏,用户的朋友圈已经被这类知识付费分销裂变海报刷屏太多次。

分销裂变的流行总是伴随不少业内争议,被许多人认为利用人性的恶刷屏、污染朋友圈环境,还曾有争议认为分享裂变是某种知识传销。而把分销裂变发扬光大的知识付费产品也存在不少天然痛点,其中重营销轻内容、内容良莠不齐、贩卖焦虑和鸡汤最为让人诟病。

裂变分销的手段在线下促销中其实早就存在,而在线上朋友圈大火则很大程度上是特殊时机的特殊现象,随着微信对朋友圈环境的清理、用户对知识付费认识的“清醒”,裂变分销的手法在今天几乎不可能复制网易戏精课的影响力。

如今分销裂变、转发裂变已经成为每个运营者的基础手段,大量应用在日常活动运营、用户运营中,但效果已经大不如前,不少用户也早已对裂变传播这产生反感,认为手法太low。

6、小游戏无疾而终

小游戏曾是去年微信中的兴奋点,许多死群曾因为爆款小游戏的分享而再度复活。在小游戏/小程序的野蛮生长期,除了官方的‘跳一跳’,更是出现了‘头脑王者’、‘最强弹一弹’、‘海盗来了’、‘成语猜猜看’等爆款。

成为爆款的小游戏除了魔性的玩法外,最重要的是分享复活机制。但因污染群聊环境,微信限制分享复活玩法后,小游戏似乎就一蹶不振,再也没有出现‘最强弹一弹’刷屏时的狂热。

小游戏对于企业而言通常是作为一种拉新手段,用户通常可以通过客服消息或者二维码等方式关注公众号、客服微信账号。甚至在支付宝补贴期间,还有打开小游戏便自动复制淘口令的另类变现手法。

但如今,小游戏不再被大众想起,小游戏的生态构建还任重道远,从营销上看,小游戏的推广手法颇有些无疾而终的意味。
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

邮件:szcad2008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