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体验分享

中医治疗咳嗽

咳嗽是指外感或内伤等因素,导致肺失宣肃,肺气上逆,冲击气道,发出咳声或伴咯痰为临床特征的一种病证。历代将有声无痰称为咳,有痰无声称为嗽,有痰有声谓之咳嗽。临床上多为痰声并见,很难截然分开,故以咳嗽并称。

咳嗽是内科中最为常见的病证之一,发病率甚高,据统计慢性咳嗽的发病率为3%-5%,在老年人中的发病率可达10%—15%,尤以寒冷地区发病率更高。中医中药治疗咳嗽有较大优势,积累了丰富的治疗经验。

《内经》对咳嗽的成因、症状及证候分类、证候转归及治疗等问题已作了较系统的论述,阐述了气候变化、六气影响及肺可以致咳嗽,如《素问·宣明五气》说:“五气所病……肺为咳。”《素问·咳论》更是一篇论述咳嗽的专篇,指出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”强调了肺脏受邪以及脏腑功能失调均能导致咳嗽的发生。对咳嗽的症状按脏腑进行分类,分为肺咳、心咳、胃咳、膀胱咳等,并指出了证候转归和治疗原则。汉,张仲景所著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不仅拟出了不少治疗咳嗽行之有效的方剂,还体现了对咳嗽进行辨证论治的思想。

隋《诸病源候论·咳嗽候》在《内经》脏腑咳的基础上,又论述了风咳、寒咳等不同咳嗽的临床证候。唐宋时期,如《千金要方》《外台秘要》《和剂局方》等收集了许多治疗咳嗽的方剂。明代,《景岳全书》将咳嗽分为外感、内伤两类,《明医杂著》指出咳嗽“治法须分新久虚实”,至此咳嗽的理论渐趋完善,切合临床实际。

咳嗽既是独立性的病证,又是肺系多种病证的一个症状。本节是讨论以咳嗽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类病证。西医学的上呼吸道感染、支气管炎、支气管扩张、肺炎等以咳嗽为主症者可参考本病证进行辨证论治,其他疾病兼见咳嗽者,可与本病证联系互参。

辩古

河间曰∶咳谓无痰而有声,肺气伤而不清也;嗽是无声而有痰,脾湿动而为痰也;咳嗽谓有痰而有声,盖因伤于肺气,动于脾湿,咳而为嗽也。脾湿者,秋伤于湿,积于脾也。故经曰∶秋伤于湿,冬必咳嗽。大抵素秋之气宜清肃,而反动之,气必上冲为咳嗽,甚则动于湿而为痰也。假令湿在肝经,谓之风痰;湿在心经,谓之热痰;湿在脾经,谓之湿痰;湿在肾经,谓之寒痰,宜随证而治之。若咳而无痰者,以辛甘润其肺,如蜜煎生姜汤,蜜煎橘皮汤之属是也。若咳而嗽者,当以治痰为先,治痰者,必以顺气为主,是以南星、半夏胜其痰,而咳嗽自愈,枳壳、陈皮利其气,而痰自下。痰而能食者,大承气汤微下之;痰而不能食者,浓朴汤疏导之,此治法之大体也。

愚观河间此说,谓治嗽当先治痰,因以南星、半夏之属为主,似得治嗽之法矣。此其意谓嗽必因痰,故胜其痰而嗽自愈,则理有不然也。盖外感之嗽,必因风寒,风寒在肺,则肺气不清,所以动嗽,动嗽然后动痰,此风邪痰嗽之本,本于外感,非外感本于痰也。又如内伤之嗽,必因阴虚,阴虚则水涸金枯,所以动嗽,脾虚肾败,所以化痰,此阴虚痰嗽之本,本于内伤,非内伤本于痰也。今曰治嗽当先治痰,岂求本之道乎?然治外感之嗽者,诚惟二陈之属为最效,又何故也?盖南星、半夏、生姜、陈皮、枳壳之类,其味皆辛,辛能入肺,辛能散寒,寒邪散则痰嗽自愈,此正所以治本,而实非所以治痰也。若内伤阴虚之嗽,则大忌辛燥,此辈岂堪轻用哉。经曰∶肺欲辛,以辛泻之,此肺实者之宜辛也。又曰∶辛走气,气病无多食辛,此肺虚者之忌辛也。气味宜否之理,《内经》妙用如此,河间何以不察,而谓南星、半夏之属但能治痰,岂果治痰之标便能治嗽之本乎。

病因病机

咳嗽分外感咳嗽与内伤咳嗽,外感咳嗽病因为外感六淫之邪;内伤咳嗽病因为饮食、情志等内伤因素致脏腑功能失调,内生病邪。外感咳嗽与内伤咳嗽,均是病邪引起肺气不清失于宣肃,迫气上逆而作咳。

外感病因由于气候突变或调摄失宜,外感六淫从口鼻或皮毛侵入,使肺气被束,肺失肃降,《河间六书·咳嗽论》谓:“寒、暑、湿、燥、风、火六气,皆令人咳嗽”即是此意。由于四时庄气不同,因而人体所感受的致病外邪亦有区别。风为六淫之首,其他外邪多随风邪侵袭人体,所以外感咳嗽常以风为先导,或挟寒,或挟热,或挟燥,其中尤以风邪挟寒者居多。《景岳全书·咳嗽》说:“外感之嗽,必因风寒。”
内伤病因内伤病因包括饮食、情志及肺脏自病。饮食不当,嗜烟好酒,内生火热,熏灼肺胃,灼津生痰;或生冷不节,肥甘厚味,损伤脾胃,致痰浊内生,上千于肺,阻塞气道,致肺气上逆而作咳。情志刺激,肝失调达,气郁化火,气火循经上逆犯肺,致肺失肃降而作咳。肺脏自病者,常由肺系疾病日久,迁延不愈,耗气伤阴,肺不能主气,肃降无权而肺气上逆作咳;或肺气虚不能布津而成痰,肺阴虚而虚火灼津为痰,痰浊阻滞,肺气不降而上逆作咳。
咳嗽的病位,主脏在肺,无论外感六淫或内伤所生的病邪,皆侵及于肺而致咳嗽,故《景岳全书·咳嗽》说:“咳证虽多,无非肺病。;这是因为肺主气,其位最高,为五脏之华盖,肺又开窍于鼻,外合皮毛,故肺最易受外感、内伤之邪,而肺又为娇脏,不耐邪侵,邪侵则肺气不清,失于肃降,迫气上逆而作咳。正如《医学三字经·咳嗽》所说:“肺为五脏之华盖,呼之则虚,吸之则满,只受得本脏之正气,受不得外来之客气,客气干之则呛而咳矣;亦只受得脏腑之清气,受不得脏腑之病气,病气干之,亦呛而咳矣。”《素问·咳论》说: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”说明咳嗽的病变脏腑不限于肺,凡脏腑功能失调影响及肺,皆可为咳嗽病证相关的病变脏腑。但是其他脏腑所致咳嗽皆须通过肺脏,肺为咳嗽的主脏。肺主气,咳嗽的基本病机是内外邪气干肺,肺气不清,肺失宣肃,肺气上逆迫于气道而为咳。《医学心悟·咳嗽》指出:“肺体属金,譬若钟然,钟非叩不鸣,风寒暑湿燥火六淫之邪,自外击之则鸣,劳欲情志,饮食炙赙之火自内攻之则亦鸣。”提示咳嗽是肺脏为了祛邪外达所产生的一种病理反应。

外感咳嗽病变性质属实,为外邪犯肺,肺气壅遏不畅所致,其病理因素为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,以风寒为多,病变过程中可发生风寒化热,风热化燥,或肺热蒸液成痰等病理转化。

内伤咳嗽病变性质为邪实与正虚并见,他脏及肺者,多因邪实导致正虚,肺脏自病者,多因虚致实。其病理因素主要为“痰”与“火”,但痰有寒热之别,火有虚实之分,痰可郁而化火,火能炼液灼津为痰。他脏及肺,如肝火犯肺每见气火耗伤肺津,炼津为痰。痰湿犯肺者,多因脾失健运,水谷不能化为精微上输以养肺,反而聚为痰浊,上贮于肺,肺气壅塞,上逆为咳。若久病,肺脾两虚,气不化津,则痰浊更易滋生,此即“脾为生痰之源,肺为贮痰之器”的道理。久病咳嗽,甚者延及于肾,由咳致喘。如痰湿蕴肺,遇外感引触,转从热化,则可表现为痰热咳嗽;若转从寒化,则表现为寒痰咳嗽。肺脏自病,如肺阴不足每致阴虚火旺,灼津为痰,肺失濡润,气逆作咳,或肺气亏虚,肃降无权,气不化津,津聚成痰,气逆于上,引起咳嗽。

外感咳嗽与内伤咳嗽可相互影响为病,病久则邪实转为正虚。外感咳嗽如迁延失治,邪伤肺气,更易反复感邪,而致咳嗽屡作,转为内伤咳嗽;肺脏有病,卫外不固,易受外邪引发或加重,特别在气候变化时尤为明显。久则从实转虚,肺脏虚弱,阴伤气耗。由此可知,咳嗽虽有外感、内伤之分,但有时两者又可互为因果。

临床表现

肺气不清,失于宣肃,上逆作声而引起咳嗽为本病证的主要症状。由于感邪的性质、影响的脏腑、痰的寒热、火的虚实等方面的差别,咳嗽有不同的临床表现。咳嗽的病程,有急性咳嗽和慢性咳嗽。咳嗽的时间,有白日咳嗽甚于夜间者,有早晨、睡前咳嗽较甚者,有午后、黄昏、夜间咳嗽较甚者。咳嗽的节律,有时作咳嗽者,有时时咳嗽者,有咳逆阵作、连声不断者。咳嗽的性质,有干性咳嗽、湿性咳嗽。咳嗽的声音,有咳声洪亮有力者,有咳声低怯者,有咳声重浊者,有咳声嘶哑者。咳痰的色、质、量、味等也有不同的临床表现。痰色有白色、黄色、灰色甚至铁锈色、粉红色等。痰的质地有稀薄、粘稠等。有痰量少甚至干咳者,有痰量多者。痰有无明显气味者,也有痰带腥臭者。

诊断

以咳逆有声,或咳吐痰液为主要临床症状。.
急性咳嗽,周围血白细胞总数和中性粒细胞增高。
听诊可闻及两肺野呼吸音增粗,或伴散在干湿性哕音。
肺部X线摄片检查正常或肺纹理增粗。
鉴别诊断

哮病、喘病哮病和喘病虽然也会兼见咳嗽,但各以哮、喘为其主要临床表现。哮病主要表现为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气促困难,甚则喘息不能平卧,发作与缓解均迅速。喘病主要表现为呼吸困难,甚至张口抬肩,鼻翼煽动,不能平卧。
肺胀肺胀常伴有咳嗽症状,但肺胀有久患咳、哮、喘等病证的病史,除咳嗽症状外,还有胸部膨满,喘逆上气,烦躁心慌,甚至颜面紫暗,肢体浮肿等症,病情缠绵,经久难愈。
肺痨咳嗽是肺痨的主要症状之一,但尚有咯血、潮热、盗汗、身体消瘦等主要症状,具有传染性,X线胸部检查有助鉴别诊断。
肺癌肺癌常以咳嗽或咯血为主要症状,但多发于40岁以上吸烟男性,咳嗽多为刺激性呛咳,病情发展迅速,呈恶液质,一般咳嗽病证不具有这些特点,肺部X线检查及痰细胞学检查有助于确诊。
辨证论治

辨证要点

辨外感内伤外感咳嗽,多为新病,起病急,病程短,常伴肺卫表证。内伤咳嗽,多为久病,常反复发作,病程长,可伴见它脏见证。
辨证候虚实外感咳嗽以风寒、风热、风燥为主,均属实,而内伤咳嗽中的痰湿、痰热、肝火多为邪实正虚,阴津亏耗咳嗽则属虚,或虚中夹实。另外,咳声响亮者多实,咳声低怯者多虚;脉有力者属实,脉无力者属虚。
脉法

关上脉微为咳。肺脉微急为咳而唾血。脉弦涩而咳为少血。脉紧者为肺寒。双弦者寒。脉浮而紧者为虚寒。脉浮而缓者伤风。脉细者湿。脉数为热。脉沉数为实热。脉弦为水。偏弦为饮。脉沉为留饮。洪滑多痰。

咳,脉浮直者生。脉浮濡者生。脉紧者死。沉小伏匿者死。咳而羸瘦,脉坚大者死。咳而脱形发热,脉小坚急者死。凡肌瘦脱形,热不去,咳呕,腹胀且泄,脉弦急者,皆死证也。

治疗原则

咳嗽的治疗应分清邪正虚实。外感咳嗽,为邪气壅肺,多为实证,故以祛邪利肺为治疗原则,根据邪气风寒、风热、风燥的不同,应分别采用疏风、散寒、清热、润燥治疗。内伤咳嗽,多属邪实正虚,故以祛邪扶正,标本兼顾为治疗原则,根据病邪为“痰”与“火”,祛邪分别采用砝痰、清火为治,正虚则养阴或益气为宜,又应分清虚实主次处理。

咳嗽的治疗,除直接治肺外,还应从整体出发注意治脾、治肝、治肾等。外感咳嗽一般均忌敛涩留邪,当因势利导,俟肺气宣畅则咳嗽自止;内伤咳嗽应防宣散伤正,注意调理脏腑,顾护正气。咳嗽是人体祛邪外达的一种病理表现,治疗决不能单纯见咳止咳,必须按照不同的病因分别处理。

分证论治

外感咳嗽

风寒袭肺

症状:咳声重浊,气急,喉痒,咯痰稀薄色白,常伴鼻塞,流清涕,头痛,肢体酸楚,恶寒发热,无汗等表证,舌苔薄白,脉浮或浮紧。
治法:疏风散寒,宣肺止咳。.
方药:三拗汤合止嗽散。
方中用麻黄、荆芥疏风散寒,合杏仁宣肺降气;紫菀、白前、百部陈皮理肺祛痰;桔梗、甘草利咽止咳。咳嗽较甚者加矮地茶、金沸草祛痰止咳;pt;痒甚者,加牛蒡子、蝉蜕祛风止痒;鼻塞声重加辛夷花、苍耳子宣通鼻窍;若挟痰湿,咳而痰粘,胸闷,苔腻者,加半夏、茯苓、厚朴燥湿化痰;若表证较甚,加防风、苏叶疏风解表;表寒未解,里有郁热,热为寒遏,咳嗽音嘎,气急似喘,痰粘稠,口渴心烦,或有身热者加生石膏、桑白皮、黄芩解表清里。

风热犯肺

症状:咳嗽咳痰不爽,痰黄或稠粘,喉燥咽痛,常伴恶风身热,头痛肢楚,鼻流黄涕,口渴等表热证,舌苔薄黄,脉浮数或浮滑。
治法:疏风清热,宣肺止咳。
方药:桑菊饮。
方中桑叶、菊花、薄荷疏风清热;桔梗、杏仁、甘草宣降肺气,止咳化痰;连翘、芦根清热生津。咳嗽甚者,加前胡、瓜壳、枇杷叶、浙贝母清宣肺气,化痰止咳;表热甚者,加银花、荆芥、防风疏风清热;咽喉疼痛,声音嘎哑,加射干、牛蒡子、山豆根、板蓝根清热利咽;痰黄稠,肺热甚者,加黄芩、知母、石膏清肺泄热;若风热伤络,见鼻衄或痰中带血丝者,加白茅根、生地凉血止血;热伤肺津,咽燥口干,加沙参、麦冬清热生津;夏令暑湿加六一散、鲜荷叶清解暑热。

风燥伤肺

症状:喉痒干咳,无痰或痰少而粘连成丝,咳痰不爽,或痰中带有血丝,咽喉干痛,唇鼻干燥,口干,常伴鼻塞,头痛,微寒,身热等表证,舌质红干而少津,苔薄白或薄黄,脉浮。
治法:疏风清肺,润燥止咳。
方药:桑杏汤。
方中桑叶、豆豉疏风解表,清宣肺热;杏仁、象贝母化痰止咳;南沙参、梨皮、山栀清热润燥生津。表证较重者,加薄荷、荆芥疏风解表;津伤较甚者,加麦冬、玉竹滋养肺阴;肺热重者,酌加生石膏、知母清肺泄热;痰中带血丝者,加生地、白茅根清热凉血止血。

另有凉燥伤肺咳嗽,乃风寒与燥邪相兼犯肺所致,表现干咳而少痰或无痰,咽干鼻燥,兼有恶寒发热,头痛无汗,舌苔薄白而于等症。用药当以温而不燥,润而不凉为原则,方取杏苏散加减;药用苏叶、杏仁、前胡辛以宣散;紫菀、款冬花、百部、甘草温润止咳。若恶寒甚、无汗,可配荆芥、防风以解表发汗。

内伤咳嗽

痰湿蕴肺

症状:咳嗽反复发作,尤以晨起咳甚,咳声重浊,痰多,痰粘腻或稠厚成块,色白或带灰色,胸闷气憋,痰出则咳缓、憋闷减轻。常伴体倦,脘痞,腹胀,大便时溏,舌苔白腻,脉濡滑。
治法:燥湿化痰,理气止咳。
方药:二陈汤合三子养亲汤。
二陈汤以半夏、茯苓燥湿化痰;陈皮、甘草理气和中;三子养亲汤以白芥子温肺利气、快膈消痰;苏子降气行痰,使气降则痰不逆;莱菔子消食导滞,使气行则痰行。两方合用,则燥湿化痰,理气止咳。临床应用时,尚可加桔梗、杏仁、枳壳以宣降肺气;胸闷脘痞者,可加苍术、厚朴健脾燥湿化痰;若寒痰较重,痰粘白如泡沫,怯寒背冷,加干姜、细辛以温肺化痰;脾虚证候明显者,加党参、白术以健脾益气;兼有表寒者,加紫苏、荆芥、防风解表散寒。症情平稳后可服六君子汤加减以资调理。

痰热郁肺

症状:咳嗽气息急促,或喉中有痰声,痰多稠粘或为黄痰,咳吐不爽,或痰有热腥味,或咳吐血痰,胸胁胀满,或咳引胸痛,面赤,或有身热,口干欲饮,舌苔薄黄腻,舌质红,脉滑数。
治法:清热肃肺,化痰止咳。
方药:清金化痰汤。
方中用黄芩、知母、山栀、桑白皮清泄肺热;茯苓、贝母、瓜蒌、桔梗、陈皮、甘草化痰止咳;麦冬养阴润肺以宁咳。若痰热郁蒸,痰黄如脓或有热腥味,加鱼腥草、金荞麦根、象贝母、冬瓜仁等清化痰热;胸满咳逆,痰涌,便秘者,加葶苈子、风化硝泻肺通腑化痰;痰热伤津,咳痰不爽,加北沙参、麦冬、天花粉养阴生津。

肝火犯肺

症状:上气咳逆阵作,咳时面赤,常感痰滞咽喉,咯之难出,量少质粘,或痰如絮状,咳引胸胁胀痛,咽干口苦。症状可随情绪波动而增减。舌红或舌边尖红,舌苔薄黄少津,脉弦数。
治法:清肝泻火,化痰止咳。
方药:黛蛤散合黄芩泻白散。
方中青黛、海蛤壳清肝化痰;黄芩、桑白皮、地骨皮清泻肺热;粳米、甘草和中养胃,使泻肺而不伤津。二方相合,使气火下降,肺气得以清肃,咳逆自平。火旺者加山栀、丹皮清肝泻火;胸闷气逆者加葶苈子、瓜蒌、枳壳利气降逆;咳引胁痛者,加郁金、丝瓜络理气和络;痰粘难咯,加海浮石、贝母、冬瓜仁清热豁痰;火热伤津,咽燥口干,咳嗽日久不减,酌加北沙参、百合、麦冬、天花粉、诃子养阴生津敛肺。

肺阴亏耗

症状:干咳,咳声短促,痰少粘白,或痰中带血丝,或声音逐渐嘶哑,口干咽燥,常伴有午后潮热,,手足心热,夜寐盗汗,口干,舌质红少苔,或舌上少津,脉细数。
治法:滋阴润肺,化痰止咳。
方药:沙参麦冬汤。
方中用沙参、麦冬、玉竹、天花粉滋阴润肺以止咳;桑叶轻清宣透,以散燥热;甘草、扁豆补土生金。若久热久咳,可用桑白皮易桑叶,加地骨皮以泻肺清热;咳剧者加川贝母、杏仁、百部润肺止咳;若肺气不敛,咳而气促,加五味子、诃子以敛肺气;咳吐黄痰,加海蛤粉、知母、瓜蒌、竹茹、黄芩清热化痰;若痰中带血,加山栀、丹皮、白茅根、白及、藕节清热凉血止血;低热,潮热骨蒸,酌加功劳叶、银柴胡、青蒿、白薇等以清虚热;盗汗,加糯稻根须、浮小麦等以敛汗。

小儿常用方

咳嗽是因感受外邪或脏腑功能失调,影响肺的正常肃降功能所致。

风寒咳嗽

咳嗽,痰色白稀薄,鼻塞,流清涕,喉痒,恶寒无汗,微发热。治以散寒宣肺。

处方:麻黄3克,杏仁4.5克,甘草1.5克。
用法:水煎分2次服,每日1剂。
处方:紫苏5克,杏仁5克,生姜5克,红糖5克。
用法:将紫苏与杏仁捣烂如泥,与生姜共煎,取汁去渣,调入红糖再煮片刻,令其溶化,每日分2~3次饮用。
处方:葱白5茎,淡豆豉5克,陈皮3克,红糖适量。
用法:水煎取汁,调入红糖,每日分2~3次服用。
处方:生姜10克,饴糖30克。
用法:将生姜洗净切丝,放入瓷杯内,以沸水冲泡,盖上前温浸5分钟,再调入饴糖,频频代茶饮。每日1剂,连服3~5剂。
处方:萝卜1个,白胡椒5粒,生姜10克,桔皮(陈皮)3克,冰糖30克。
用法:将萝卜洗净切片,放入胡椒、生姜、桔皮一起煮汤,然后加入冰糖,吃萝卜喝汤,每日1剂,连服3~4天。
处方:萝卜汁一酒盅,饴糖9克,生姜汁3滴。
用法:混匀,炖温服。
处方:白萝卜5片,生姜3片,大枣3个。
用法:水煎去渣,加蜂蜜30克,煮沸,徐徐饮完。
处方:黄瓜根10克,白萝卜子3克,荆芥穗3克。
用法:水煎服,每日1~2次。
处方:苏叶6克,香附6克,紫菀6克,百部6克,鲜生姜3片。
用法:水煎服。
处方:白米30克,苏叶6克。
用法:白米煮粥,临熟时加苏叶,温服。
风热咳嗽

咳嗽不爽,痰黄粘稠,口渴咽痛,伴有发热,恶风头痛。治以疏风肃肺。

处方:桑叶6克,菊花6克,杏仁4.5克,白沙糖适量。
用法:水煎前三药取汁,再调入白砂糖代茶饮。
处方:桑叶5克,杏仁4克,生石膏10克,甘草1克。
用法:水煎分2次服,每日1剂。
处方:排风藤、银花各10克,水竹茹6克,兔耳风、化痰清、猪鬃草各12克,清明菜15克。
用法:水煎服。
处方:三匹风、五匹风、肺经草各12克,桑叶、菊花各6克,枇杷叶10克,茅根、芦根各15克,甘草2克。
用法:水煎服。
处方:一枝黄花12克,大蓟6克,桔梗2克,枇杷叶10克。
用法:将上述药物加适量水煎煮,沥去残渣饮服,每日3次.
处方:棉花根9克,鱼腥草15克,冬瓜仁9克,桑根皮6克,薄荷3克。
用法:取上述药物加水煎煮,沥去残渣,分2~3次服。
处方:雪梨1个,川贝3克,桔梗3克,白菊花3克,冰糖20克。
用法:将梨洗净切片,与诸药一起,水煎服,分2次服完,每日1剂,连服4~5剂。
燥热咳嗽

干咳无痰,或痰少不易咳出,鼻唇干燥,咽干喉痒,或有身热恶风。治宜清肺化痰。

处方:米汤200毫升,川贝3克,冰糖20克。
用法:将川贝研成细末,与冰糖放入米汤中调化,置锅中隔水蒸煮15分钟。每日1剂,候温,1次服完,连服3~5天.
处方:吉祥草、麦冬草、清明菜各15克,枇杷叶、岩白菜各10克,甜杏6克,桔梗5克,甘草3克。
用法:水煎服。
处方:甘草6克,猪胆汁1个。
用法:甘草水煎去渣后,将猪胆汁冲服二分之一,连服2次.
处方:石膏9克,杏仁3克,枇杷叶1片,雪梨1个,蜂蜜15克。
用法:将杏仁研成泥,枇杷叶布包与石膏同煎取汁,去渣,雪梨捣烂绞取汁,兑入药汁中,共取约1小碗,然后分2~3次冲入蜂蜜饮用。
处方:鸭梨3个,大米50克。
用法:将鸭梨洗净,加水适量煎煮半小时,捞去梨渣不用,再加入米粥,趁热食用。
处方:沙参9克,川贝3克,百合9克。
用法:水煎分2次服,每日1剂。
处方:鲜百合20克,蜂蜜10克。
用法:蒸熟,分4次服,每日1剂。
痰热咳嗽

咳嗽痰多,黄稠难咯,咽干口渴,发热面赤,大便干结,小便短赤。治当清肺化痰。

处方:金钱草12克,萝卜子6克,紫苏子10克,白芥子12克。
用法:将药物研成细末,调拌凡士林或蛋清,外敷贴涌泉、中脘、背心处。
处方:贝母6克,鲜竹沥30克,粳米30克。
用法:贝母研末。煮粳米粥将成时加入贝母、竹沥,再稍煮即成,温服。
本方适用于小儿慢性咳嗽。

处方:荸荠200克,海蜇皮(漂洗)100克。
用法:水炖,每日分2~3次服。
处方:冬瓜子15克,红糖适量。
痰湿咳嗽

咳嗽痰多,色白,胸满纳少,神倦肢乏。治以化痰燥湿。

处方:陈皮3克,清半夏3克,茯苓9克,甘草1.5克。
用法:水煎,分2次服,每日1剂。
处方:半夏4.5克,陈皮4.5克,苍术4.5克,厚朴3克,甘草1.5克。
用法:水煎服。
痰饮咳嗽

咳嗽日久,反复发作,痰白清稀,胸胁满闷,四肢欠温。治宜温阳化饮。

处方:干姜3克,茯苓9克,桂枝1.5克,粳米50克。
用法:先煎前三药去渣取汁,再与粳米同煮成粥,调红糖适量,稍煮片刻令溶化,每日分2次服。
处方:当归、生姜各9克,山药30克,羊肉60克。
用法:水煮肉烂熟,加食盐调味,吃肉喝汤,每日1次,连服5~7天。
处方:生姜6克,南杏仁9克,核桃肉15克,冰糖适量。
用法:前三药捣烂,入冰糖加水炖服,每日1次。
气虚咳嗽

咳嗽无力,痰白清稀,气短懒言,面色?白。治以健脾益气,止咳化痰。

处方:黄芪10克,粳米30克,茯苓粉10克。
用法:煮粥加白糖适量食用。
处方:人参3克(或党参10克),炙甘草3克,陈皮3克,粳米30克。
用法:水煎前三药,取汁去渣,入粳米煮成粥,调白糖适量温服。
处方:莲子30克,豆腐150克。
用法:水煎20分钟,喝汤,吃莲子及豆腐,每日1次。
处方:白人参4克,陈皮5克,苏叶3克,沙糖10克。
用法:水煎代茶。
处方:莲子、百合各15克,猪瘦肉90克。
用法:水加煲熟,调味后食用。
阴虚燥咳

干咳无痰,痰少而粘,口渴咽干,手足心热,痰中带血,潮热盗汗。治宜养阴润肺止咳。

处方:雪梨1个,荸荠6只,蜂蜜20毫升。
用法:将雪梨削去薄皮,荸荠洗净除去外皮,共捣烂榨取原汁,冲入蜂蜜调匀,置锅中隔水蒸熟。每日1剂,随意服食,疗程不限。
本方适用于内伤咳嗽。

处方:蜂蜜12克,姜汁2克,白萝卜汁250克,梨汁250克,人乳1杯。
用法:共熬成膏,早晚各服1匙。
说明:服此膏忌食葱子。
本方适用于阴虚久咳,兼有稠痰者。

处方:落花生30克,冰糖15克。
用法:花生连壳敲碎,放入罐内,于水中煮之,去渣浓缩,加冰糖,糖化即成。每服1匙,早晚各1次。
本方适用于阴虚久咳。

处方:生梨汁30克,生姜汁5克。
用法:每日服1~2次。
处方:地骨皮30克,蜂蜜15克。
用法:地骨皮煎30分钟,冲蜂蜜服。
处方:百合5克,冬花5克,麦冬8克。
用法:水煎服。
丹溪三十八法

丹溪曰∶咳嗽有风寒,有火,有劳,有痰,有肺胀。

风寒者,主发散行痰,二陈汤加麻黄、杏仁、桔梗之类。(戴氏曰∶风寒者,鼻塞声重恶寒是也。)
风寒郁热于肺,夜嗽者,三拗汤加知母。脉大而浮,有热,加黄芩、生姜。
寒嗽,古方有以生姜切作薄片,焙干为末,糯米糊为丸,如芥子大,空心清米饮下三十丸。
声哑属寒(寒包热也,此言感寒而嗽者),宜细辛、半夏、生姜,辛以散之。
风入肺久嗽者,用鹅管石、雄黄、蔚金、款冬花为末,以生姜一片置舌上,以药末拌艾,于姜上灸之,取烟入喉中愈。一方有南星、佛耳草,无蔚金(此即烟筒法,小异。)
治嗽烟筒方,用鹅管石、雄黄、款冬花、佛耳草为末,以鸡子清剧纸上,卷药末作筒,烧烟,以口衔,吸烟入喉,姜汤送下。
喘嗽遇冬则发,此寒包热也,解表热自除。枳壳、桔梗(各一钱)、麻黄、防风、甘草、陈皮、紫苏、木通、黄芩(各等分)。如严寒,去黄芩,加杏仁五分。
感冷则嗽,膈上有痰,二陈汤加炒枳壳、黄芩、桔梗、苍术、麻黄、木通、生姜。
火者,主降火清金化痰,黄芩、海石、栝蒌、青黛、桔梗、半夏、香附、诃子、青皮之类(戴氏曰∶有声痰少面赤是也),蜜丸噙化。
干咳嗽者,系火郁之甚,难治,乃痰郁火,邪在肺中,用苦梗以开之,下用补阴降火,不已则成劳,须行倒仓法,此证不得志者有之。
有痰因火逆上者,必先治火,然亦看痰火孰急,若痰急,先治痰而后降火也。
劳者,主补阴清金,四物汤加竹沥、姜汁。(戴氏曰∶盗汗出,兼痰多作寒热是也。)
阴虚火动而嗽,四物合二陈,顺而下之。(加炒黄柏、知母尤佳。)
阴虚喘嗽或吐红者,四物汤加知母、黄柏、五味子、人参、麦门冬、桑白皮、地骨皮。
好色之人,元气虚弱,咳嗽不愈,琼玉膏最捷。
肺虚甚者,人参膏以生姜、陈皮佐之,有痰加痰药,此好色肾虚者有之。
久嗽、劳嗽,用贝母、知母各一两,以巴豆同炒黄色,去巴豆,再用白矾、白芨各一两为末,以生姜一片蘸药,睡时噙化,药尽嚼姜咽之。麦门冬、陈皮、阿胶珠各等分,蜜丸噙化。又方有人参、五味子。
咳嗽声嘶哑,乃血虚受热,用青黛、蛤粉蜜调服之。
《医说》内一方治痰嗽,用蚌粉新瓦上炒通红,拌入青黛少许,以淡 水滴入麻油数点调服。
痰者,主豁痰。(戴氏曰∶嗽动便有痰声,痰出嗽止是也。)
痰嗽,用半夏、栝蒌子各五两,贝母、桔梗各二两,知母一两,枳壳一两半,为细末,生姜汁浸,蒸饼为丸服。
一方∶黄芩一两半酒洗,白芥子去壳、滑石各五钱,贝母、南星各一两,风化硝二钱半,姜汁浸,蒸饼为丸,青黛为衣。
痰多喘嗽,白术、半夏、苍术、香附、杏仁各一两,黄芩五钱,为末,姜汗调面糊为丸服。
痰嗽因酒伤肺,栝蒌仁、杏仁俱杵如泥,黄连为末,以竹沥入紫苏叶煎,再入韭汁调丸服。一方用青黛、栝蒌,蜜丸噙化以救肺。
久嗽,有积痰留肺脘中如胶,气不能升降,或挟温与酒而作,茜根(俗名过山龙,童便浸)、僵蚕、炒海粉、栝蒌仁、蜂房、杏仁、神曲为末,姜汁、竹沥调,噙化。
痰嗽气急,苍术三两,香附一两半,萝卜子蒸、杏仁、栝蒌仁、半夏各一两,黄芩、茯苓各五钱,川芎三钱,丸服。
嗽而有痰,宜灸天突穴、肺 穴,以泄火热,泻肺气。
食积痰嗽发热,半夏、南星为君,栝蒌、萝卜子为臣,青黛、海石、石 为使,姜汁浸,蒸饼丸服。
食积痰嗽,三补加二母炒为末,丸如椒核大,以竹沥、藕汁吞之。(三补,芩、连、柏也。二母,知、贝母也。)
肺胀者,主收敛。(戴氏曰∶动则喘满、气急声重者是也。)
肺因火伤极,遂成郁遏胀满,用诃子为君,佐以海粉、香附、青黛、杏仁之类。
肺胀,郁遏不得眠者,难治。
凡嗽,春是春升之气,夏是火炎于上,秋是湿热伤肺,冬是风寒外束,用药发散之后,必以半夏等药,逐去其痰,庶不再作。
早晨嗽多者,此胃中有食积,至此时火气流入肺中,以知母、地骨皮降肺火。上半日嗽多者,胃中有火,知母、石膏降之。午后嗽多者,属阴虚,四物汤加知母、黄柏先降其火。黄昏嗽多者,火气浮乘肺,不宜用凉剂,以五味子、五倍敛而降之。
嗽而胁痛,宜以青皮疏肝气,后以二陈汤加南星、香附、青黛、姜汁。一云∶实者,白芥子之类。
嗽而心烦不安,六一散加辰砂服。
嗽而失声,润肺散。
诃子肉 五倍子 五味子 黄芩 甘草(各等分)
上为细末,蜜丸噙化。
自我调养

(一)起居调养法

慢性咽炎病人应注意加强体育锻炼,增强体质。在天时失常,暴寒暴热的时候,要注意冷暖,避免感受外邪。同时,改善工作环境,尽量消除有害的气体和粉尘,避免大声喊叫,少作长时间谈话,并控制、调节不良情绪。每日晨起用淡盐水漱口和坚持早、晚刷牙,以防咽周围组织病灶的扩展。

(二)药物调养法

常用验方

元参9克,麦冬9克,桔梗9克,甘草3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,分2次服用。
板蓝根30克,灯笼草30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,分2次服用(主治急性咽炎)。
双花20克,麦冬10克,乌梅15克,甘草10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,分2次服用。
中成药

众生丸、利咽灵、冬凌草片、金果饮等。配合用维生素A、维生素D、维生素B、维生素C和草珊瑚、西瓜霜等各种含片。

(三)针灸调理法

针刺法

常用穴:天突、天容、尺泽、曲池、合谷、少商。每次3~4穴,针用泻法,留针20分钟。每日1~2次,或以少商、商阳两穴点刺出血2~3滴,每日1次。

耳针

取咽喉、肺、神门、耳尖、扁桃体穴,用短毫针中强刺激,左右耳穴交替使用。每日1次,至疼痛消失、肿胀消退时为止。

(四)握药疗法

食盐100克,硼砂50克。两药拌匀。令病人先将双手以热水洗10分钟,然后两手对搓60下,马上将药分握两手心20分钟。本法能清热化痰,治慢性咽炎效果较好。

(五)含漱法

生地10克,元参15克,大青叶15克。将药水泡煎汁弃渣,稍放凉,喝1口含在口中,停半分钟漱口吐出,再含第2口,如此反复数次,可连续应用,直至病愈。

(六)饮食调养法

应多吃蔬菜、水果、多饮温开水,和少干果及油煎、辛辣等刺激性食物。戒烟酒,除此可用下列药粥、药茶等进行调理。

药粥

白萝卜200克,大枣5~10枚,生姜3~5克,荸荠200克,杏仁6克,粳米100克。将上药同熬成粥,趁热食之。
沙参20克,麦冬15克,粳米100克,冰糖6克。将沙参、麦冬洗净切片,水煎取汁弃渣,加粳米煮成稀粥,加冰糖,趁热食之。
药茶

甘草250克,桔梗250克,麦冬250克,怀牛膝500克,青果100克。将药共研粗末,每10克为1包,用塑料袋或铁罐封装备用。每天取1包,放保温杯里,开水冲泡代茶吹。

药酒

苦酒30毫升,鸡蛋1枚,半夏、桔梗、甘草、贝母、元参、板蓝根、白花蛇舌草各12克,将后7味药加水浸泡10分钟,煎取汁300毫升,弃渣,纳醋令沸,离火兑鸡蛋搅匀。徐徐吞咽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忌油腻、辛辣、烟酒。

转归预后

咳嗽一般预后好,尤其是外感咳嗽,因其病轻浅,及时治疗多能短时间内治愈。但外感夹燥夹湿者,治疗稍难。因夹湿者,湿邪困脾,久则脾虚而积湿生痰,转成为内伤之痰湿咳嗽;夹燥者,燥邪伤津,久则肺阴亏耗,转成为内伤之阴虚肺燥咳嗽。内伤咳嗽多呈慢性反复发作过程,其病深,治疗难取速效,但只要精心调治亦多能治愈。咳嗽病证若治疗失当,无论外感咳嗽还是内伤咳嗽,其转归总是由实转虚,虚实兼夹,由肺脏而及脾、肾,正所谓肺不伤不咳,脾不伤不久咳,肾不伤不喘,病久则咳喘并作。部分患者病情逐渐加重,甚至累及于心,最终导致肺、心、脾、肾诸脏皆虚,痰浊、水饮、气滞、瘀血互结而病情缠绵难愈,甚至演变成为肺胀。

预防与调摄

咳嗽的预防,重点在于提高机体卫外功能,增强皮毛腠理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,遇有感冒及时治疗。若常自汗出者,必要时可予玉屏风散服用。咳嗽时要注意观察痰的变化,咳痰不爽时,可轻拍其背以促其痰液咳出,饮食上慎食肥甘厚腻之品,以免碍脾助湿生痰,若属燥、热、阴虚咳嗽者,忌食辛辣动火食品,各类咳嗽都应戒烟,避免接触烟尘刺激。

结语

咳嗽分外感咳嗽与内伤咳嗽。外感咳嗽系外感六淫致肺气壅遏不宣;内伤咳嗽或由肺脏自病,肺气虚、肺阴虚致肺不能主气,肃降无权,或因肝、脾、肾等脏腑功能失调,形成痰火犯肺。无论外感咳嗽或内伤咳嗽,共同病机是肺失宣肃,肺气上逆。但外感咳嗽属实,内伤咳嗽则虚实兼见。所以,外感咳嗽以祛邪利肺为治疗原则,即祛风寒、散风热、除风燥以宣降肺气。内伤咳嗽祛邪扶正为治疗原则,分清邪实与正虚的主次,酌用祛痰、清火、清肝、健脾、补肺、益肾等治法,以使肺能主气,宣降有权。要注意外感咳嗽慎用敛肺止咳之法,以免留邪为患;内伤咳嗽慎用宣散之法以防发散伤正。正确的调护,如预防感冒、戒烟等对巩固疗效、预防复发等有重要意义。

文献摘要

《活法机要,咳嗽》:“咳谓无痰而有声,肺气伤而不清也。嗽谓无声而有痰,脾湿动而为痰也。咳嗽是有痰而有声,盖因伤于肺气而咳,动于脾湿因咳而为嗽也。”
《医学三字绎·咳嗽》:“《内经》云:‘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,然肺为气之主,诸气上逆于肺则呛而咳,是咳嗽不止于肺,而亦不离乎肺也。”
《医学入门·咳嗽》:“新咳有痰者外感,随时解散;无痰者便是火热,只宜清之。久咳有痰者燥脾化痰,无痰者清金降火。盖外感久则郁热,内伤久则火炎,俱宜开郁润燥。苟不治本而浪用兜铃、粟壳涩剂,反致缠绵。”
《景岳全书·咳嗽》:“外感之邪多有余,若实中有虚,则宜兼补以散之。内伤之病多不足,若虚中挟实,亦当兼清以润之。”
《明医杂著·论咳嗽证治》:“治法须分新久虚实。新病风寒则散之,火热则清之,湿热则泻之。久病便属虚、属郁,气虚则补气,血虚则补血,兼郁则开郁,滋之、润之、敛之则治虚之法也。”
《医门法律·咳嗽》:“凡邪盛咳频,断不可用劫涩药,咳久势衰,其势不锐,方可涩之。”
《医约·咳嗽》:“咳嗽毋论内外寒热,凡形气病气俱实者,宜散宜清,宜降痰,宜顺气。若形气病气俱虚者,宜补宜调,或补中稍佐发散清火。”
现代研究

外感咳嗽的临床研究

赵氏认为大凡咳嗽声重而不扬的多是肺气不宣,咳嗽低微而不扬的多是肺气不足,暴咳音嗄的多是肺实,久咳音嘶的多是肺虚。治疗外感咳嗽力求因势利导,调肺气,祛外邪,使肺之宣发、肃降功能恢复正常[辽宁中医杂志1998;25(3):101)。晁氏认为外感咳嗽,为外邪在肺,多以肺实、肺气失宣为主为先,肺失肃降为辅为后。因此,外感咳嗽初期的治疗,主张宣降结合,以宣为主,重视宣散。“宣”者宣发、宣解、宣透;“降”者降逆、降气,即宣发在表在肺之邪,降其上逆之气。宣发常用麻黄、桔梗、白前等;降气常用苏子、紫菀、前胡、冬花、杏仁、枇杷叶等Ij匕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7;20(2):60)。

王氏以化瘀通肺熄风解痉为主,化痰止咳为辅,用毛冬青、丹参、桃仁、地龙、虎杖、钩藤、白僵蚕、百部、葶苈子、桔梗为基本方,治疗痉咳(由肺炎支原体引起的呼吸道和肺部的急性炎症,抗生素及一般止咳药疗效不满意)38例,全部治愈,咳嗽及体征消失[辽宁中医杂志1998;25(3):121L

刘氏以金鱼止嗽汤(金银花生石膏、鱼腥草、桑叶、生黄芩、炙麻黄、桔梗、薄荷、杏仁、川贝、生甘草),随症加减,治疗支气管炎96例,结果:痊愈82例占85,4%,好转11例占11.45%,无效3例占3.14%,总有效率96.86%[四川中医1996;14(5):26L朱氏以清肺饮(板蓝根、贯众、鱼腥草、矮地茶等)治疗急慢性支气管炎痰热咳嗽321例,结果:临床控制105例,显效100例,好转83例,无效33例,总有效率89.76%。咳嗽有效率为87.5%,咯痰有效率为87.8%,气喘有效率为78.0%[辽宁中医杂志1998;25(4):167J。

任氏以补肺阿胶汤(阿胶、甘草、马兜铃、牛蒡子、杏仁)加减,治疗燥咳34例。结果:痊愈27例,好转5例,无效2例[陕西中医函授1991;(6):25)。

内伤咳嗽的临床研究

内伤咳嗽属“积年久咳”,以慢性支气管炎及某些慢性肺部疾患所致的咳嗽为多见。

王氏治疗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的经验是分期论治。发作期:治宜宣透肺邪,蠲饮化痰,药用僵蚕、蝉衣、荆芥、百部、紫菀、半夏、陈皮、白前、生甘草等,随症加减;缓解期:治宜扶正固本、清透余邪,药用南沙参、北沙参、炙甘草、当归、丹参、白术、白芍、僵蚕、百部、白前等,随症加减治疗156例,结果:临床控制37例,显效53例,好转46例,无效20例,总有效率87.2%。其中69例3年远期疗效结果:治愈12例,显效28例,好转22·例,无效7例,总有效率89.9%[上海中医药杂志1991;(9):18)。

李氏以久嗽一服饮(紫菀、款冬花、杏仁、半夏、紫苏叶、阿胶、乌梅、谷芽、百部、甘草、生姜)为基本方,治疗喉源性咳嗽138例,并与西药先锋霉素Ⅵ胶囊、抗病毒口服.液、咳特灵片治疗对照72例。结果:中药治疗组治愈89例(64.5%),好转38例,无效11例,总有效率92%;西药对照组治愈14例(19.4%),好转23例,无效35例,总有效率为51.4%,治疗组治愈率和总有效率均高于对照组,有非常显著性差异(P<0.01)[中医杂志1998;39(2):82)信沈氏自拟祛风清降汤(防风、蝉衣、苍耳子、夏枯草、丹皮、生山栀、沉香、生赭石、元参、生地、麦冬)治疗喉源性咳嗽112例,结果:临床治愈32例(28.6%),显效58例(51.8%),好转16例(14.3%),无效6例(8.3%)[实用中医药杂志1997;(1):13)。王氏以加味止嗽散(桔梗、炙麻黄、白前或前胡、荆芥、陈皮、杏仁、炙紫菀、蒸百部、木蝴蝶、炙甘草)随症加减,治疗顽固性干咳240例,结果:痊愈229例(95.4%),无效11例[河南中医1995;15(6):357)。

张氏自拟温阳抗寒合剂治疗顽固性咳嗽17例,本组患者均有多种抗原过敏,以尘螨及夏秋花粉为主,本品以附子、黄芩、桃仁、炙麻黄、细辛、虎耳草、蜈蚣、全蝎,制成合剂,治疗期间不用抗生素、抗过敏制剂、镇咳化痰药。治疗1个月,结果:治愈8例,临控、好转各4例,无效l例。SIGE、IGA、IgC;IGM均显著下降,肺活量、第一秒钟用力肺活量均显著提高(P<0.001或0,01)[上海中医药杂志1995;(9):20)。张氏以柴胡二陈汤(柴胡、黄芩、法半夏、陈皮、茯苓、枳壳、桔梗、紫菀、款冬花、党参、甘草)随症加减,治疗慢性支气管炎70例,结果:临床痊愈65例,好转5例[湖北中医杂志1995;17(6):121。

隋氏以古方柴前梅连散(柴胡、前胡、乌梅、薤白、杏仁、南沙参、甘草、胡黄连,风寒加麻黄、嫩白薇)加减,治疗伤风不醒之风劳咳嗽120例,病程最短者11天,最长者2个月,平均31.6天。结果120例全部治愈[湖北中医杂志1997;19(3):29)。曾氏以消咳方,药用防风、荆芥、僵蚕、桔梗、杏仁、白前、紫菀、百部、款冬花、茯苓、橘红、甘草,随证加减,治疗顽固性(病程20天-半年)咳嗽86例。结果:治疗1个疗程咳嗽完全消失者20例,好转45例;治疗2个疗程咳嗽完全消失者68例,好转45例;治疗3个疗程后,除7例尚有少许咳嗽外,其余全部治愈[浙江中医杂志1998;(3):126)信邱氏以自拟速效久嗽散(旋覆花、姜炙旱半夏、荆芥、薄荷、牛蒡子、麻黄、桔梗、前胡、生白芍、生甘草、干姜)治疗外感后久咳600例,临床治愈582例占97%,显效18例占3%,总有效率100%[辽宁中医杂志1998;25(4):166L陈氏以疏肝化瘀法(柴胡、白芍、枳壳、丹参、地龙、枇杷叶、杏仁、桔梗、百部、炙紫菀、炙甘草)治疗外感后久咳76例,痊愈50例,好转21例,无效5例,总有效率93.4%[江苏中医1998;(3):41]。

经义

《咳论》黄帝问曰∶肺之令人咳何也?岐伯对曰∶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帝曰∶愿闻其状。岐伯曰∶皮毛者肺之合也,皮毛先受邪气,邪气以从其合也。其寒饮食入胃,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,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,则为肺咳。五脏各以其时受病,非其时各传以与之。人与天地相参,故五脏各以治时感于寒则受病,微则为咳,甚则为泄为痛。乘秋则肺先受邪,乘春则肝先受之,乘夏则心先受之,乘至阴则脾先受之,乘冬则肾先受之。肺咳之状,咳而喘息有音,甚则唾血。心咳之状,咳则心痛,喉中介介如梗状,甚则咽肿喉痹。肝咳之状,咳则两胁下痛,甚则不可以转,转则两 下满。脾咳之状,咳则右胁下痛阴阴引肩背,甚则不可以动,动则咳剧。肾咳之状,咳则腰背相引而痛,甚则咳涎。

帝曰∶六腑之咳奈何?安所受病?岐伯曰∶五脏之久咳,乃移于六腑。脾咳不已,则胃受之,胃咳之状,咳而呕,呕甚则长虫出。肝咳不已,则胆受之,胆咳之状,咳呕胆汁。肺咳不已,则大肠受之,大肠咳状,咳而遗矢。心咳不已,则小肠受之,小肠咳状,咳而失气,气与咳俱失。肾咳不已,则膀胱受之,膀胱咳状,咳而遗溺。久咳不已,则三焦受之,三焦咳状,咳而腹满,不欲食饮。此皆聚于胃,关于肺,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也。
帝曰∶治之奈何?岐伯曰∶治脏者治其俞,治腑者治其合,浮肿者治其经。帝曰∶善。

《生气通天论》曰∶秋伤于湿,上逆而咳。
《阴阳应象大论》曰∶秋伤于湿,冬生咳嗽。
《示从容论》曰∶咳嗽烦冤者,是肾气之逆也。喘咳者,是水气并阳明也。
《脉解篇》曰∶少阴所谓呕咳上气喘者,阴气在下,阳气在上,诸阳气浮,无所根据从,故呕咳上气喘也。
《阴阳别论》曰∶一阳发病,少气善咳善泄。
《五脏生成篇》曰∶咳嗽上气,厥在胸中,过在手阳明、太阴。
《玉机真藏论》曰∶秋脉不及,则令人喘,呼吸少气而咳,上气见血,下闻病音。
《刺禁论》曰∶刺中肺,三日死,其动为咳。
《评热病论》曰∶劳风法在肺下。(详后论证条中)《气交变大论》∶凡岁火太过,岁金太过,岁水太过,岁木不及等年,俱有咳证。
《五常政大论》∶凡审平之纪,从革之纪,坚成之纪,少阳司天等年,俱有咳证。
《至真要大论》∶凡少阴司天,太阴司天,少阳司天,阳明司天,阳明之胜,少阴之复,太阴之复,少阳之复,阳明之复,厥阳司天客胜,少阳司天主胜,太阳司天客胜等年,俱有咳证。
《五邪篇》曰∶邪在肺则病皮肤痛,寒热,上气喘,汗出,咳动肩背。
《缪刺论》曰∶邪客于足少阳之络,令人胁痛不得息,咳而汗出。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
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

邮件:szcad2008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